当前位置:芜湖新闻网首页>> 悦读

露沾蔬草白

字体大小:
来源:今日芜湖客户端           编辑:李梁
咪乐|直播|最新下载地址 完善党的领导法规制度,加强和改进党对各方面工作的领导,为党发挥总揽全局、协调各方领导核心作用提供制度保证。

在二十四节气从夏通往秋的必经之路上,我最钟情于白露。轻轻叩开这清秋的门扉,天朗气清,暑热渐消。澹水悠悠泛着粼粼波光,碧蓝的天空云锦如花似凰,在辽阔的天空恣意幻化舒卷。漫步公园郊野,盈盈紫薇这钢铁女战士,依然傲立枝头璀璨绽放,从初夏一路燃至清秋,连攀爬簇拥于高墙之上的凌霄花,都为它吹起一盏盏橙色小喇叭,吹得石榴笑露玛瑙般的玉齿,累累果实压得枝头弯弯。回眸的一瞬,堤岸蒹葭丛中荻花漫舞,一群大雁排着人字形翩跹于云端之上,不由得吟哦起刘禹锡的这首《秋词》: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
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……”每到白露,思绪总徘徊于两千年前这首唯美的《国风·秦风·蒹葭》中,我的家乡是《诗经》开篇之作《关雎》的诞生地,每到清秋,远眺那如幔似雾“在河之洲”的萋萋蒹葭,灰白如羽的荻花随风摇曳,眼前总浮现出那痴情男子,他在堤岸追寻细找望眼欲穿,心上的“伊人”却如下凡仙子忽隐若现,密密麻麻的芦苇做了她天然的屏障,无论小伙子如何“溯洄从之”,“溯游从之”,那妙曼美丽的女子却总是“宛在水中央”,这扑朔迷离而神秘婉约的女子,即使“道阻且跻”,他也依然会深情寻觅,这唯美浪漫的爱情历经千年依然撩人情思。

白露之夜隔窗望月,月华晶莹夜色如梦,不由想起谪仙人李白的宫怨诗《玉阶怨》,“玉阶生白露,夜久侵罗袜。却下水晶帘,玲珑望秋月。”这不着一个“怨”字的含思婉转之诗,却在最幽微处,道尽深宫女子“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薰笼坐到明”的凄楚悲婉。品咂慢吟间,耳畔似有丝弦之乐悠然盈耳,千年前的深宫庭院朦胧唯美地浮于眼前,一个满面愁思的清丽女子,她孤寂地坐在玉石砌就的石阶上,对月倾愁愁更浓,她满腹幽怨也只能化作一声轻叹,夜深露重,露水浸湿了罗袜,心儿也寒凉无比。入室卧榻却凄苦难寐,只有隔帘望月,在“凄凄惨惨戚戚”中打发那清冷孤寂的寒宫岁月。

晨光熹微的白露之时,踏入郊外阡陌,不由得想起元稹的这首引情入境的《咏廿四气诗·白露八月节》,“露沾蔬草白,天气转青高。叶下和秋吹,惊看两鬓毛。养羞因野鸟,为客讶蓬蒿。火急收田种,晨昏莫辞劳。”路边的菜叶青草上有莹莹露珠在滚动,碧空万里已收割的庄稼地更显寂寥,一群羽毛洁白胜雪的白鹭,在田间觅食,不知它们可是为过冬“养馐”。时光如水哗啦啦就流至白露,可年初的梦想,依然被搁置在已逝的光阴里,惶惶然间看到田垄深处,一位头发花白的农人正在播撒种子,那娴熟而专注的神情,让希望像脚下刚出土的幼苗,在我胸中一点点蓬勃而升。

正如于丹教授所言:“白露是中国先民们多么浪漫的创造,一滴露水就窥见整个肃然起来的自然。”我们如陀螺般日渐促忙的脚步,阻隔了我们感知自然的节奏与律动,正是这种对时令节气的钝感疏离,让人心开始离静近躁,让我们在盈盈清露的濯洗中,还内心一份清宁恬逸。

李仙云 文 田琦 供图

百度